大发客户端

                                                来源:大发客户端
                                                发稿时间:2020-05-30 16:55:52

                                                除了指责美国黑人与白人受到待遇不同以外,

                                                伯妮丝·金还称,“我们最终的目标是要改变现状,并且现在就要改变。但这种改变绝不会通过暴力实现。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开篇不妨先披露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

                                                司法部长在考虑下列若干因素后,可以行使酌情权, 不移交该名面临引渡的人:考虑到所有相关情况,引渡该人将是不公正或压迫性的;提出引渡请求的目的是以种族、宗教、国籍、族裔、语言、肤色、政治见解、性别、性取向、年龄、精神或身体残疾或地位为由起诉或惩罚该人,或该人的利益可能因上述任何原因而受到损害;根据引渡伙伴国的法律, 提出引渡请求的刑事指控可判处死刑;被要求引渡的刑事指控是政治犯罪或政治性质的罪行;该人在他缺席的情况下被定罪,并且在引渡后该人无法对案件进行复审;犯罪时,该人不满18岁;加拿大已经就引渡请求上所列出的刑事指控对该人在加拿大本土进行了刑事指控;引渡请求上所列的刑事指控均不发生在引渡请求国所拥有管辖权的领土内。

                                                伯妮丝·金在发布会上发声。图源:CNN

                                                资深大律师陈丙丁同样认为,这将是个可能延续数年的官司。而且,现在看来第二场耹讯的结果也很可能不乐观,引渡程序或许最终还是会进入实质耹讯的阶段。

                                                “我们很早就知道特朗普总统已经失败了。他拥有世界上最有权势的职位,但在黑人生命不断被剥夺之际,他提供的只有无知和偏见。自从他上任以来,我们就知道他是个傻瓜,是个种族主义者。他正在加速构建一个根植于种族主义和种族主义运动的体系,我们都可以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

                                                据《渥太华公民报》的报道,自从1999年新的引渡法生效后,加拿大平均每年引渡100人左右。然而,截至2014年,加拿大收到大约1500份引渡申请,其中只有五个申请被拒绝。

                                                5月29日,霉霉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就种族歧视问题喊话特朗普。

                                                加拿大著名刑事辩护律师沈晨

                                                即使引渡法官裁定孟晚舟的《宪章》权力受到侵犯,引渡法官还需考虑另外一个问题:执法部门的违宪行为是否足以严重到让引渡程序终止。